小米盒子攜手愛奇藝進軍臺灣!


小米盒子台灣發表了小米 5s Plus 旗艦手機,另外還推出了機上盒小米盒子國際版,支援每秒 60 fps 的 4K 影片、HDR 畫質、 Google 語音搜尋以及 Google Cast 行動裝置畫面投射技術。

最新消息:小米盒子攜手愛奇藝進軍臺灣!

小米盒子過去因法令問題一直沒辦法打入臺灣市場,但今天小米宣佈,小米盒子正式登臺!小米盒子搭載 Android TV 系統,可支援每秒 60 fps 的 4K 影片、HDR 畫質,可以提供用戶流暢的高畫質影音體驗。在硬體方面,小米盒子搭載四核心 ARM Cortex A53 CPU、Mali 450 GPU、2GB DDR3 記憶體以及 8GB eMMC Flash,另搭載Dolby Digital Plus 及 DTS 環繞聲技術,讓小米盒子成為用戶與家人的影音娛樂中心。

另外,小米盒子國際版內建 Google Cast 行動裝置畫面投射技術,只要輕鬆一按就可以將手機、平板等行動裝置的內容投影到大螢幕上。小米盒子也搭配了專用的藍芽遙控器,支援語音搜尋以及語音命令,使用者只要透過聲音就可以啟動應用程式、切換頻道等。

內容部分,小米盒子國際版支援 Google PlayYouTube 等影音訊台,另內建有愛奇藝、Netflix 等追劇 App,讓你一次掌握歐美以及亞洲的精彩劇集。

小米盒子將於 11 月 10 日正式上線開賣,售價為新臺幣 1999 元,現在購買還可以享有價值新臺幣 657 元的愛奇藝免費 VIP 會員 3 個月。

微信的小打小鬧,比不過直播App們與蘋果已經鬥過的2年

4月2日網信辦接到線民舉報,協同有關部門下架了“紅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類在應用商店下架並關停這些直播類應用。不到一個月前天4月28日,某網友在朋友圈感慨“蘋果爸爸今天下架了一大波直播APP啊”。隨後,“超過60款的直播APP被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下架”的消息傳遍網路了。直播從15年底開始正式“火起”,早因為內容違規被蘋果頻頻下架,直播界的“杠把子”——映客直播也不例外。

17年以來,現在人們對“公眾號打賞”已經不再陌生,剛被“羅一笑事件”刷新了單天打賞200萬以上的記錄,而另一個來錢飛快的直播行業目前已有200多家公司,多從這兩年內迅速拿到融資的平臺,在同行不斷爆醜下架的同時,誰才是贏家?

 

一、下架之殤:映客直播的“孤注一擲”

 

直播是怎麼火起來的?印象中最開始聽說直播是因為YY,它像一所學校,讓眾多美女主播習得“圈錢技能”。但是YY因為承載著過多的功能,直播的藍海剛剛開啟,正好是風口行業,鬥魚,映客等一系列直播平臺應運而生。

2015年是直播鼎盛之年,“國民老公”王思聰的一條微博讓17直播從星火變燎原,直到現在為止熊腦TV,火貓TV等也是投資人熱衷的專案。根據易觀資料,15年到16年使用者規模環比增加170%,各類直播平臺開始憑藉主播刮分天下。

火熱的背後是人們關於低俗色情的爭議,15年9月28日12直播下架,“在直播”火速攀上App store第一名然後3天內同樣因為色情氾濫下架。

在這個行業裡,一年崛起兩年就可以決定格局,不規矩的人太多了。初嘗流量帶來的甜果後開始產生過度行銷的現象,而色情內容正是人性的漏洞,整個行業都不得不為此買單。

映客直播是在16年1月20日下架的,創始人奉佑生還尚不能查清原因但他立馬拿出1億的資金重新做了個新包直播APP上去沖到第一名。但是好景不長,上架1周後再次被下架了。正值除夕,但是對於他來說被蘋果下架等於公司死亡的警鐘,他又嘗試了很多方法:比如改品牌“映克”,上架後他再去看映客覺得不是辦法,就自動關掉映克,重改用戶體驗來打動蘋果。在3月17日終於恢復上架,40多天的中,每次磨難都等於數以十萬用戶的損失,但是這樣的舉動讓映客直播成為直播榜單上真正的“第一”。

 

二、做直播,必須要成為行業的獨角獸

「直播app」的圖片搜尋結果

2016年直播行業的變化簡直天翻地覆,業內人士稱每3小時就有一家直播平臺成立,而對抗市場競爭壓力的,就是各平臺的“尺度”問題了了。’涉黃正是直播現階段能夠“野蠻生長”,在行業內立足的根本。

映客曾經想換品牌名字,但很快收手。這種“換馬甲”的方式在色情相關的直播和APP中很多。前段時間的“涉黃APP”假裝情侶,不僅打出鹿晗投資的大旗,為了躲避蘋果App store的監管,還曾經換名“隔壁同學”。因為這類APP和直播網站一樣通過打賞等方式賺取利益,在與主播進行分成。

但是蘋果App store的《提交指南》就已經指出“使用IAP購買實物商品或者用於軟體之外的商品和服務的應用軟體將會被拒絕。”這樣的理由,早已讓“雲中書城”的閱讀軟體和微支付軟體下架,不久前的微信也因為這方面的新規定被蘋果一刀砍死(未涉及下架)。此前映客直播的下架原因,很大程度上也基於此。

在直播行業哪有什麼不通過“潛規則”吸引粉絲的方法呢?映客在16年前就開創了直播內容低俗的解決方法:他在拿到8000萬投資後,全部拿出投了滴滴,院線和愛奇藝的廣告,還拍了兩組視頻放在湖南衛視。因為直播行業沒人貼這種廣告,受眾群體又是年輕人,結果就是充分佔據媒介優勢,拿到了行業領先。

在內容上,映客買來了美顏技術,雖然價格不菲但是用戶體驗顯著,還有請明星:找不到大明星,就找網劇裡的“小鮮肉”而且映客確定要吸引女性用戶後,只請男明星,很多女明星求著來都不行。比如蘇穎在北京的1200助學活動,映客進行直播圈來是平臺的尊敬。

鬥魚直播頻頻出事開始“打黃”時,映客聯繫了北京文化執法大隊,發起行業自律的倡議書。但這不代表映客死盯著對手們,畢竟打死了還有新的上來,直播正在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但是只要不停的為用戶創造價值,就不會死在這條賽道上。現象的迷亂無法避免,我們只能更換直播的利益鏈讓其良性發展了。

 

後記:

每個社交平臺都或多或少存在這種情況,而黃色地帶是一個充滿潛規則和人性欲望的地帶,本性難改。能做的,只有不去讓其發展。內容監管是行業最大的門檻,但監管也需要成本!!

用戶門檻低,平臺放任直播即被視為縱容或默認違規嫌疑。可是技術並沒有極限,直播給予我們美好的體驗在於場景的穿越模擬,美好事物的分享還有主播的互動等。無比期待,洗淨後的直播下半場。